情深深深几许

我的口味比较杂嘿嘿。除了峰哥外,所有的角色对我来讲都是原创。就酱

徐大律师的一天。

520

rou:





凌晨三点起床,这段时间忙,怕影响了刘子光的作息,就搬到了公司附近的酒店,也方便开会。




五点到公司,和大洋彼岸的团队开会。




偌大办公场所,寂静清冷,只要有他的声音沉稳回荡在空旷办公室。




落地窗外,城市的天色被曙色渐渐冲淡,宛若最澄澈的海面。




九点,陆续有人上班,九点半,开始北京时区会议。




陆续忙到下午两点,徐大律师喝了第三杯黑咖啡,伸长腿,靠在椅子上,休息了十五分钟,去洗了把冷水脸,打开电脑再度细化独立审计委员会和薪酬委员会制度。




严格来说,徐大律师已不是单纯的商务律师,他已经开始涉足专业咨询领域,并且以顾问的身份出现在许多重大项目之中。




这一次案子就是咨询顾问团说服了董事局主席将上实控股母公司从美国某州迁移到某个极具税务优惠的南太平洋小岛,税收减少将带来极为可观的利润,同时也必须设立多种机制保证公司的管理不受影响。




徐大律师一方面需要建立机制并反复核验它们的有效性,尽最大可能降低试错成本,一方面要陪同顾问团说服股东投下赞成票,这一切必须在一个半月之内完成,以便赶上这一次的股东大会。




徐天看了眼表,已是深夜十一点,会议室又只剩下他一个人,他撑着桌子站起身,眼前一花,身子一晃。




秘书正好送咖啡进来,连忙扶住徐天。




徐天接过咖啡,滚烫的喝了一大口,缓过劲来,说,“没事,你下班吧,太晚了。”




秘书说,“evan,你也要休息。”




徐天不以为然的嗯了一声。




秘书看着徐天的瘦削面颊,顿了一下,“你如果不好好休息……我打电话给刘队长了。”




徐天抬眉,看向秘书。




秘书有点尴尬,但说,“……我猜的。”




徐天站直身,呼出一口气,“再两天就是股东大会。等会议结束,我们都放个假。”








股东大会在北京召开。




徐天等人在上海。




整个办公场所静得落针可闻。




咨询顾问团的核心成员都留在会议室里,看着桌上的手机。




手机现场连线。




徐天坐在桌边,手托着下巴,看着面无表情,搁在膝头的拳却紧握。




一眨不眨的盯着手机。




“……evan,在报开票结果,”北京的同伴传回现场讯息,“……反对的有41%。”




会议室内沉默。




依照以往惯例,股东大会投票当中,越是重大议题,放弃投票的比例也就越高,一般会占20%左右,就算情况再好,也会占12%的。




这次通过的希望,看来渺茫。




秘书看向徐天。




徐天的表情已经淡然,或者说,镇定。




浓眉之下双眸明亮,甚至没有一丝动摇。




“……我的天,”北京同伴发出一声低呼,“evan……”激动喊道,“evan!放弃的只有2%!2%!!我们通过了!!”




会议室爆发出一阵欢呼。




徐天缓缓的,缓缓的吐出一口气。




要赢得股东的认可,除了清晰易懂的项目书,更要沟通,一家家的跑,一个个的见,一次又一次的耐心沟通,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








徐天看着欢呼的众人,想宣布一下假期的激励,但眼前花了花。








徐天再次醒来,看见自家卧室的天花板,愣了一下。




刘子光坐在床边,见徐天醒了,便倒了温水递过来,徐天接过喝了一口,想到自己失去意识前的事,吓了一跳,赶紧说,“我、我没事。”




刘子光抬眼看徐天。




徐天结结巴巴的解释,“是不是他们打电话给你让你接我回家?你别……别担心,我、我就是缺觉。睡一会儿就好了。 ”




刘子光淡淡说“天天,你是自己回来的。”




徐天诧异。




刘子光说,“你自己回到了家里,倒头就睡,我进门的时候,你躺在玄关。”




徐天尴尬的挠挠头,“……哦。”




 但是想一想那个画面,刘子光一推门,看见自己倒在大门口……




徐天不由得心虚,握住了刘子光的手,说,“……我下回不这样了。”




刘子光抽出手来。




徐天赶紧再握住。




刘子光这回任由徐天握着,但抬起眼,看了徐天一眼,说,“我说的话,你愿意听吗。”




徐天说,“当然,我什么时候不听了。”




刘子光凝视徐天,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叹息。




这声叹息,让徐天越发不安,说,“我……以后会注意休息的。”




刘子光反握住徐天的手,欲言又止,想到了书房的那个抽屉,锁了徐天放弃的许多种未来,徐天为了心中的理想去追逐去努力,不能再一次为自己而放弃,“……嗯,多休息。注意身体。”




说罢就要起身。




徐天抓住了刘子光的手,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刘子光,说,“你去哪儿。”




刘子光说,“去做吃的,你想吃什么?”




徐天看着刘子光,说,“你知不知道,我以前的人生目标是什么。”




刘子光为了活跃气氛,故作轻松的微微一笑,“你说过,要做金牌大律师。”




徐天撇撇嘴,“不止。遇见你之前,我的人生目标是证明我自己。在这个社会,最好证明的方法是成功和财富。”




刘子光说,“认识我之后呢。”




徐天说,“积累更多的财富。”




刘子光好气又好笑的嗔道,“天天。”




徐天说,“我说真的。”




他认真的看着刘子光,双眼明亮而诚恳,“我想过很多次,每一次都更确定一件事,那就是我不能没有你。我的未来里,必须有你的存在。而你的未来,我也想拥有。”




刘子光看着两人交握的手。




徐天再说,“还有你的父母。”




刘子光的手指一紧,“我爸爸跟你说什么了?”




徐天忙说,“没有没有,只是我想着,他们年纪大了,难免有个病痛……”他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刘子光,“我陈述事实啊,你别生气。”




刘子光说,“我知道。”




徐天见刘子光没生气,便接着往下说,“我想给他们最好的保障。还有我们的将来,子光,我很清楚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我对于你来说是一颗不定时炸弹。”




刘子光皱眉。




徐天补充,“长得好看的那种炸弹。”




刘子光还是皱眉,“我一直不知道,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天天,我们得好好谈谈。”




徐天赶紧岔开话题,刘子光什么都好,就是说起大道理一套一套又一套,“行,下次再找时间好好谈,我们先把今天的事说了。时至今日,我还是希望自己成功,但原因已经不同,我希望得到的是能够保护你还有你父母的力量。这个社会,谁掌握了话语权,谁才能够发声。”




刘子光觉得徐天这样的想法不对,但看着徐天神情诚恳,又不忍驳斥。




徐天嘀咕一句,“……我说了这么多,怎么就不感动。”




刘子光失笑,凑过来,轻轻亲了亲徐天的嘴唇。




徐天抿起唇角。




刘子光看见了年轻人的那一点微笑,忍不住再吻过去。




徐天揽住刘子光,深吻下去,勾住了舌尖,含在口中,又吮又吃了好一会儿,刘子光被吻得喘不过气来,推了一下徐天的肩头,徐天这才松开少许。




刘子光看着面颊绯绯,眼睛明亮的年轻人,心里实在喜欢,亲了亲面颊,说,“我去做吃的,小馄饨?”




徐天却拉住刘子光,说,“哥哥,我饿。”




刘子光诧异。却被徐天拉过手,按住了鼓起来的胯间。




徐天可怜巴巴的看着刘子光。




刘子光眯起眼。








徐大律师被毯子卷得结结实实,一个筒。躺在床上,想动动不了,瞪着天花板生闷气。



评论

热度(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