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深深几许

我的口味比较杂嘿嘿。除了峰哥外,所有的角色对我来讲都是原创。就酱

论如何pia哭反派角色

这篇好好看好好看好好看!

池中鲤鱼:

(44)

一个在黑暗里长大的人只一次拥抱了光明就天真的以为自己也是光明的,多可笑?
陈伟霆是个坏人,李易峰是个好人。
陈伟霆杀人不眨眼,李易峰救人不要命。
陈伟霆杀一个人只需要1.9秒,李易峰救一个人会搭上自己的命…

陈伟霆这辈子只被光明拥抱过一次,很温暖。
在他最落魄的时候是黑暗包裹了他,那个人说“从今天起我是你的信仰。”
信仰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他是人们对于一切不劳而获的幻象依托,是人们对于种种不公的抱怨承载体。
陈伟霆没有信仰,因为他知道,这世上从来没有谁会因为你相信他就把一切美好赏赐给你,你的信任是愚蠢还是轻敌,换来的是背叛还是伤害,没人负责,也没人会抱着你说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所以与其去相信遥远的神明,他更愿意相信,杀掉眼前正在伤害自己的每一个人才能活下去。

一个精致完美的玩具不该有太多想法,这是对于主人的不尊重,陈伟霆深刻的明白这一点,却到底不愿意做一个没有思想和灵魂的躯壳。

李易峰醒了,呼吸机伴随着病人初中的呼吸开始高频工作,挂在一起的药瓶被他扯的晃动,头更痛了,心口也是。
缓缓睁开眼,卷起的睫毛让视野里朦朦胧胧,清晰后看着医院里纯白的一切,渐渐恢复神智。

消毒水味,康乃馨,脉搏仪…医院。

李易峰看清这一切后,嘴角微微裂起来,大概是笑,却笑的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我应该再给你查查脑子。”林皓开门进来,关掉了呼叫铃,让心惊胆战的小护士离开房间“你的笑容很毁我童年男神的形象。”

“为什么?”李易峰渐渐熟练,问他。

“因为流川枫没这么傻。”

“我是问你为什么我还活着…我怎么还活着?!”他语气激动些。胸口剧烈起伏,呼吸机立刻称职的叫唤起来,林皓烦躁的关掉,拖着个椅子坐在他旁边:“我用了整整六个小时救回来的公子哥睁开眼就以责问的语气质问我为什么要救活他…我说……是我疯了还是你疯了?”

“草!”

林皓:……

“草!草!草!”

林皓:……

“妈的,还有谁知道我活着!?”

林皓不得不按住他,免得伤口崩裂,“你给我老实点!没几个人知道!手术只用了三个人,保密工作做得很好,你那匹心念念的白眼狼不会受牵连的!”

这种傻逼活该被人拿枪打,因为他把傻逼这俩字儿诠释的堪称完美,傻逼到你不打他都对不起百度百科对于傻逼这个词儿的解释以及他的倾心出演。

李易峰听了这番话,算是稳定下来,刚刚的振动让他脸上一片通红,随时都能窒息死亡,他缓了缓开口问,“我的心脏……”

“你的心脏只受了一点点火药擦伤,最大的问题是大动脉破裂,你知不知道你的命有多大?一枪贴着心脏侧壁,另一枪看着是从心脏穿过去,实际子弹是斜入,而且两枪都避过骨头,没给你来个裂骨二次伤害,而且连取弹的危险都省了……”

没有人比杀手更了解人的身体,他们知道扭断你那根骨头会让你生不如死,知道踢断哪根骨头能让它至今插进肺里,自然也知道怎样能躲过人体最危险最脆弱的地方

李易峰记得开枪时,那人的手抖的厉害,他那时是怕了吧?刀架在脖子上都不眨眼的人…也会怕?他开枪时有几分把握呢?三分?五分?

“我要找他…”李易峰自言自语似的嘀咕,语气越来越坚定,“我必须得去找他,欧阳少恭早晚知道我没死,到时候他就死定了…”李易峰说着就要起身,林皓也不拦他,直接给他来了针镇定剂——上次在飞机上他真的到了镇定剂,可是就是不想给陈伟霆…

李易峰瞪大双眼要骂人,cao还没跑出来人就晕在床上,林皓摸摸自己鼻子,自认为算是完成了张队长留下的任务,耸肩离开了——二世祖都这么没脑子吗?现在跑过去…没到地方就死了吧,还会连累陈伟霆一起死。

(45)

我不扯断缠绕身体的绳子不是因为手里的刀不够锋利,而是因为如果绳子断掉我也会失去力气。
——william

私人射击场,孤零零的枪响,倒下的人形牌。

陈伟霆想。

也许他天生就是一个杀戮者,不然安逸的生活不会让他这样无所适从。欧阳少恭没有使用强迫的手段让陈伟霆就范,因为任何人都知道,不要逼迫野兽做它根本不想做的事,除非你已经做好失去这漂亮生物的准备。

陈伟霆不想做的事,使用强硬手段只会适得其反,因为有些人骨子里就不是被驯服的基因,他会因为某些原因选择服从,但不会被囚禁,这就是威廉与众不同的地方,也是欧阳少恭挚爱的地方。

这一天在城市中心有一场奢侈的富人聚宴。

这一天,陈伟霆以男伴的身份跟在欧阳少恭身后。
大门打开的瞬间,男人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酒红色的西装穿在他身上,严丝合缝的像一片片高等布料贴身粘上去的,虽然这样形容很不美,但实在也想不到别的形容词了。
宝石是庸俗的东西,但在他身上丝毫不会让人觉得华而不实,好像这样漂亮的人就该被鲜花宝石簇拥。

这是陈伟霆第一次穿艳丽的颜色。

以往都是黑,黑白,最多会出现深蓝与宝石蓝,那种沉静典雅的色彩才适合他冰冷的气质。

现在的酒红色给人一种如梦如幻如痴如醉的错觉,何言何语跟在他后面,双眼直直盯着这消瘦挺拔的背影,那两条迈动的长腿…

就是此时此刻,有多少人想粗鲁的分开着两条腿,狠狠的把他干到哭泣求饶?
可又有几个人能在他手里坚持十秒不被打死?有几个人能让他在不自杀的情况下,任命被自己疼爱?
你说方法很多?是的,在他嘴里塞上口.球,把他严严实实捆在床上,用手铐固定,每天喂食,这样他就死不了了……这样…他也不是陈伟霆了。
给你一只剃光了毛,拔掉了牙,剪断了指甲的猫,你要不要?
反正欧阳先生不要,太丑了。
他只要只要收回爪牙舔顺皮毛的小东西。

而何言从没宵想过这个人,他只想看着他。

欧阳少恭让他扎了耳洞,就像给动物带项圈。他把他打扮的更加华丽,然后每天看着他,抚摸他,亲吻他,虽然这一系列温柔的动作有时会莫名变成暴躁的伤害,但陈伟霆那副任你如何也不反抗的态度始终不变。

在这样纸醉金迷的华丽殿堂里,陈伟霆以玩物的身份出现,再以杀手身份把富商打的满脑袋血,带着他自己的傲气离开这里。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尊重主人的朋友是他们这种身份的人一定要学会的,可在那只手伸过来的时候陈伟霆毫不犹豫的扭断了他,骨骼碎裂的身体那样刺耳,热闹的酒会被老男人的惨叫声贯彻。

这是在做什么?

陈伟霆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这双手,十指修长,虽不像有些人那样纤细却也均匀好看,这是这双手,刚刚在欧阳少恭没有下命令的情况下就伤害了尊贵的客人。

这是为了李易峰守护贞操?
这个句子听上去真变态…一个连命都不属于自己的人谈什么贞操…可确实没有别的理由能支持他跟主人这样对着拗下去,所以想来想去,还是李易峰。

欧阳少恭仍是过分的宠爱的他的猫科动物,但面子上还是做了惩罚。

经过两个星期的对峙,欧阳少恭已经放弃让陈伟霆立刻学会伺候人这事儿了,而是换成了逗弄。
看着陈伟霆能一把掐死富商却强逼着自己手下留情,看着陈伟霆对于迎面的酒精饮品不知所措,看着陈伟霆对于来自男人女人的暗示而烦躁…这些都很有趣。

当有一天陈伟霆适应了这样色彩丰富的生活,他的灵魂是不是也在不知不觉间腐朽了,到那时他会不会温柔的窝在主人怀里乞讨抚摸?

答案是否定的。

因为欧阳少恭得到了一个让他浑身不自在的消息——那个中了两枪没死的混蛋应该姓李。

你看,那个看似乖巧的小家伙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藏了一只恶心的老鼠,还他妈是活老鼠!

(46)

这座纯欧式装修的别墅用了最昂贵的理石和木材,很多人估价时都没低于两个亿,他就从小在这里长大…不,也许是从十四岁开始,说实话,其实就连陈伟霆自己也已经忘记他刚来这里时那段时间的事了,十五年,实在太遥远了。

今年他二十九岁,只爱两个人,自己和欧阳少恭,因为说实话,除了欧阳少恭没有任何人给过他活的希望,但…

如果…

陈伟霆想,如果有如果……

那个天空蒙蒙发亮的清晨,李易峰从野外抓了只兔子回来,被陈伟霆高冷的顺手放了——如果可以选择,谁不想做个好人?
看着早餐跑掉,李易峰翻出前天超市买的面包给陈伟霆,边吃边凑上去
“我叫你…阿霆,行不?”

“……”

李易峰发挥死皮赖脸的劲儿抱住男人的腰,在他脸上一顿乱啃,“阿霆阿霆阿霆…”
男人被他啃烦了,一巴掌拍他后背,李易峰佯装伤口痛往地上一躺,苦苦呻吟。
陈伟霆眼里就藏不住的慌乱,上去拉他的时候被人吻个正好…

“我爱你。”

对于李易峰突然认真的语气,陈伟霆还是沉默,然后推开身上的人,转过身去面对已经熄灭的焰火无言。

这个时候李易峰就像霜打的茄子,蔫蔫儿凑上来往陈伟霆身上贴,絮絮叨叨说着情话和海誓山盟,短短三天,他把陈伟霆这辈子没听到过的甜言蜜语说了遍。

所以说如果真的有如果,在最后的那个星空满天的夜晚,抵死缠绵之时,当李易峰又说出那句我爱你时,陈伟霆想回答…

我也是。

这间屋子是陈伟霆熟悉的奢侈冰冷,欧阳少恭的脸色从没这么差,他握着那把枪随时打算一颗子弹解决这个不听话的人。

“我给你一次解释的机会。”

没什么好解释的,如果陈伟霆开口,一定不是欧阳少恭想听到的答案,所以他选择沉默。

“威廉…我本来不想这样对你。”欧阳少恭揉着眉心,情绪剧烈波动让他眼角通红,强装的冷静面具几乎碎裂,像是一场重大的处决仪式,欧阳少恭喜欢西装,所以他身边的人一律西装革履,现在整个屋子里站满了穿着黑西装的保镖,而陈伟霆就像误入黑夜的光亮…而这片黑暗并没有因为光的战栗而随之颤抖,对于屠杀,早已麻木不仁,这次死掉的只是一个稍微有些与众不同的人罢了。

面对死亡他显得太过冷静,闭着眼,垂下欧阳少恭喜爱的睫毛,舒展眉头,安详的等待,这对他来说也许是一种解脱。欧阳少恭一直觉得这小东西太美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这么觉得…美的让人觉得他不该被人扔在腌匝角落,现在他也很美,枪口对着胸口也不会害怕,那副坦然的表情却让人觉得恼火,也许这世上没什么能让他改变分毫,除了…一个人。

“威廉,永别。”一个不听自己话的艳丽机器早晚有一天会搅碎自己,所以欧阳少恭对着这个男人,抠下了扳机,也是枪响的同时,黑色保镖中扑出一个身影,像只猎豹一般把陈伟霆冲撞在地上,发出咚的闷响,那一瞬间,鲜血绽放开来,溅到陈伟霆脸上。

(47)

对啊,陈伟霆想起来了…

他来这个别墅的第一天,有鸟叫,有花香,在院子里,也就是那片浓郁的郁金香花田旁看到了两个男孩,他们正在练习用匕首飞穿苹果,他们其中一个高一些,另一个一个矮一些,他们都很漂亮,是混血儿,有深邃的五官和星辰闪烁的眸子,那个高一点的一直盯着陈伟霆,盯的手里的匕首都掉了,正砸在脚上,痛的他嗷的一声叫…
从小就冷着脸的陈伟霆突然就没忍住,笑了,那大概是他人生中难得的笑容,男孩更傻了,单脚跳过去,脸蛋红红的,许久才支支吾吾的说
“你好,我叫何言,就是为什么说话的意思,爸爸希望我安静一点。那是我弟弟,何语,为什么不说话的意思,爸爸希望他活泼一点,没错,我是哥哥…他是弟弟,我比他早出生两分钟,但是我比他高七公分………”

陈伟霆记得,那个男孩笑起来像郁金香一样耀眼,他拉着自己的手喋喋不休,他是第二个给自己温暖的人,不过后来渐渐的,他们都不再笑了…

血是热的,是罪恶的,可偏偏要活在这种颜色里,陈伟霆瞪着眼,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混血儿总是长得很好看,虽然为了区分,欧阳少恭在他们脸上留下了一些无伤大雅的痕迹,但这丝毫不影响何言的俊秀。

现在他撑在陈伟霆身上,有些自然卷的头发松松垂着,随着呼吸骚动陈伟霆英挺的鼻梁,让那酸痛…

又是一声枪响,更加艳丽的血花飞溅出来,落在地面上,不真实,像场梦,他耳边都是枪声过后嗡鸣,还有眼前何言苍白的面容,挂着并不好看的笑容。

第三声枪响,何言的身体随着声音颤抖起来,让人眼晕的红满满从他嘴角涌出来,滴在陈伟霆的西装上,浅棕色的眼眸里笑意越来越多,血争先恐后的从他嘴唇里涌出来,何言说,“第一次离你这么近…”

“记得我以前说过吗……我也会保护你…”

“但你总是很优秀,不需要我的保护…现在,我算不算保护了你?”

年少时后,男孩也曾这样跟他靠的很近,用羡慕的语气说“欧阳先生居然给你取名字,威廉…William,太好听了,他在说你威廉王子吗?王子一定需要骑士…对嘛,要有人来保护王子…”

陈伟霆一直想告诉他,我不是王子,就算是也是一个已经灭亡的国家的遗孤,可是看着那双雀跃的眸子,什么也说不出口,现在这双疲惫的眼与童年的重合,何言说“告诉我…你爱他吗。”

爱?

爱吗?

也许吧,于是陈伟霆点了点头。
他伸手到何言腹部捂住了已经被穿透的那处伤口,这样至少能止血吧…子弹穿过何言进到自己身体里,却不痛…也许是心口太疼。

第四声枪响,何言还要说什么却再也没发出声音,但是他看到陈伟霆点头后眼里多了一些欣慰,撑在地上的胳膊失去力气,何言一头砸在陈伟霆身上。真是的,明明是那么吵的一个人,却变得一天比一天话少,现在根本是不说话了。

陈伟霆伸手推了推他,这人没了心跳,没了呼吸,他的血隔着西装都湿透了自己,一片红色的湖泊以他二人为中心蔓延开来。
陈伟霆还僵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欧阳少恭丝毫不显的惊讶,他看着何言的尸体压在陈伟霆身上,眼里有一丝厌恶“拖远点,把地下室的何语也杀了。”

“是。”


(48)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哭了,但那种难过比看见心爱的小白兔被柬埔寨的人生吃掉更佳真切。

——————

同样是这天。
特警突然袭击欧阳家,不用想也是刺杀李易峰的事情彻底逼急了张智尧,他只有李易峰一个侄子,任何人要伤害他就是触及了逆鳞。

枪林弹雨打破了别墅最后的宁静,陈伟霆看着何言的尸体在破碎的碎木屑中模糊,他单手护着欧阳少恭,一枪解决掉了一个直升机上的特警,再一枪是飞行员。

机枪扫射的时候在他肩膀又添了个窟窿,而这个窟窿本来应该出现在欧阳少恭身上,何言的死似乎丝毫没伤害到他,除了杀人时变的格外疯狂,甚至不会保护自己…

“带欧阳先生先走,直升机在顶楼,楼梯已经清空。”
打退了一波特种兵,陈伟霆一边换弹夹一边命令,下一波特警很快会上来,他熬不住的。
然而欧阳少恭没有走…

“威廉。”

“欧阳先生,在对方不用重武器的前提下我最多能为您争取一分二十秒左右来登直升机,所以请您快一些。”

这就是一个忠诚的人该有的样子,哪怕上一秒是死亡,下一秒也要死心塌地。

“威廉,我活不过今年了。”在枪声中,欧阳少恭还是那副不紧不慢的样子,陈伟霆皱眉,伤口影响发挥
“一分十秒,请您去顶楼乘坐直升机离开。”

我这样的人,要下地狱的。”

“一分零五秒。”已经有特警上来,被陈伟霆一枪爆头。

“所以…我不能丢下你自己,而且…我也需要你陪。”欧阳少恭突然拿出他自己的枪,在子弹穿梭的客厅,打算把他这辈子最后一颗子弹送个最爱的玩具。

死也要他陪。

“去你妈的需要他陪!你把老子媳妇儿带走了,谁来陪老子?”这么粗糙直白的用词…陈伟霆愣了一下,再抬头时逆这光,窗帘被直升机吹的上下飞舞,恍惚间一抹穿着病号服的声音正挂在像流氓似的斜坐的飞机上,他也浑身发着光,手里还拿着一把带瞄准镜的枪…

砰!!

阿霆,你老公不只是个二世祖。

——————————

end
(一)

“阿霆,你…每年这是给谁上坟?”

“故人。”陈伟霆把鲜花放在石碑旁,转身离开,李易峰看了一会儿也看不明白“不说话”算是个什么名字,干脆不在多想,只是跟上去搂着陈伟霆亲了一口,温柔的像只大型犬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风儿轻轻吹拂,坟前那束花飞起金黄花瓣,飘在路上,飘在脚下。

“我也是…”
释然般的回答,让世界宁静。

(2)

“我尽力争取了,五年有期徒刑。”张智尧的回答让李易峰崩溃。

“五年!?他在监狱里五年会被活活吃了的!”

从死刑被砍价成五年有期,这比跳楼价惊喜多了,李易峰还是不满意。

所以陈伟霆入狱那天,监狱新上任的监狱长为了防止自己在任第一天就发生命案,于是他命令预警把受了伤身手不方便的陈大反派从男人堆儿里救了出来,送到自己的办公室,顺便玩了一次蒙眼游戏,逼的陈反派扣着桌子叫喊了一声“易峰”,李狱长才把动作变温柔,说“我们有五年时间好好徇私舞弊,我的,犯人。”

ps:李二世祖唯一一次动用二世祖的职权居然是申请调去监狱做几年狱长磨练心性……真是……居心叵测。

—————

这不是烂尾!这不是烂尾!这不是烂尾!

重要事情说三遍。

评论

热度(504)

  1. 漫汐池中鲤鱼 转载了此文字
  2. 情深深深几许池中鲤鱼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好好看好好看好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