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深深几许

我的口味比较杂嘿嘿。除了峰哥外,所有的角色对我来讲都是原创。就酱

岁月的童话【28】

啊啊啊啊啊啊啊,快来人把那个变态灭了啊,我有种不详的预感😢😢

rou:





【28】




香港不大,但要刮一个人出来,却不是那么容易。




蔡国朗那天被毓泰拒绝之后仓皇离去,又仿佛一滴污水流入水渠。




曾添想到蔡国朗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过去,气得摩拳擦掌,自告奋勇带人去刮料,大D哥一边给曾添派多人手,一边跟bill随时通报情况。




bill守在沙头角,看着最后一艘快艇发出,对大D说,“我去问毓泰。”




大D一怔,“问毓泰?”




bill说,“毓泰最后一个见到蔡国朗,可能有些线索。”




大D犹豫,“这样……好吗?会不会对毓泰太……"




bill说,“他不是玻璃做的,碰一碰就会碎。”看着幽暗海面,还有半句话,bill没有说出口。




我相信他。








客厅。




bill陪着毓泰坐在沙发,大D坐在另一把椅子上。




bill对毓泰说,“你再原原本本说一次。”




毓泰想了想,“那天我送走你,正要上楼,就看见了蔡国朗。”




bill看大D,大D摇摇头,低声说,“曾添他们没有发现蔡国朗进出。”




bill问,“然后呢?”




毓泰说,“他说有些照片要给我看,要我跟他走。”毓泰回想着,“他身上有股怪怪的味道。”




bill说,“臭?”




毓泰说,“有一点,像是……以前闻见过的那种。”




bill说,“以前?在哪里?”




毓泰想了一会,“想不到,但是我一定有在哪里闻到过。还有就是,他的头发很长,比之前见过的长了很多。”




bill说,“他知道我们在找他,不敢出现。”




毓泰再想了想,说,“其他就没有了。哦还有,他的手指很脏,但是这种脏又不太像是泥土。看上去……油腻腻的。”




bill握住了毓泰的手,握了握。




毓泰看向bill,有些歉意,“我看得不够仔细……”




bill一笑,“你又不是警察,又不是侦探,看那么仔细也没用。”




大D也说了几句,起身告辞。




bill送大D出门,两人站在门外,交换意见。




大D说,“我相信曾添。”




bill点一支烟,“无端端怎么说这个。”




大D说,“他不可能放蔡国朗进来。”




bill一笑,“我当然知道。”




大D皱眉,“蔡国朗不可能混得进来。”




bill不接茬。




大D看向bill,“那天当班的其他几个人,要不要查。”




bill沉默,但是微微点头,“毕竟有一个差一点做了港督的老爸,”bill淡淡说,“破船都有三分钉,金银通鬼神,何况是人心。”




大D说,“这件事交给我,我去办。”




bill说,“还有大楼的物业保安,也要查。”




大D点头。








bill回到房间,毓泰还抱着膝盖在沙发上苦苦思索。




bill揉一下毓泰的头顶,“不要想了,小小年纪想太多,会秃头。”




毓泰皱眉,“他身上那个味道,我真的有闻到过。”




bill索性在毓泰身边坐下,拉住了少年的脚踝,将腿拉到自己的膝盖上放好,挠一挠脚心。




毓泰痒得想收回腿,“在想正经事。”




bill不放手,说,“你的正经事就是好好读书。我过两日让大D去上海。”




毓泰一下抬起眼,盯着bill。




bill伸手,刮一刮少年翘翘的鼻尖,说,“不要胡思乱想,你总要把书读完的吧?”




毓泰说,“……那我转学来香港。”




bill说,“之前给你联络了那么多家学校,你都不要,都挑完了,哪有那么好的学校。”




毓泰固执,“那我也要留在香港。”




bill说,“留在香港做什么?”




毓泰说,“念书啊。”




bill说,“是念书?”弹了一下毓泰的额头,“还是一边拍拖一边念书?”




毓泰捂住额头,看着bill,脸颊有点绯绯,挪过来,说,“你再说一次。”




bill问,“什么?”




毓泰用脚趾戳戳bill的大腿,“就……刚刚那句话。”




bill忍住笑,“一边拍拖,一边念书?”




毓泰靠住bill的肩,蹭了一蹭,再说,“你要记住,我是你男朋友。”




bill说,“嗯。”




毓泰说,“……就算我回上海读书你也不可以给我乱搞。”




bill失笑,“知道。”




毓泰沉默片刻,小声说,“就算乱搞,也不要让我知道。”




bill侧头,看见少年柔软的面颊曲线,低头下去,吻了吻少年的发顶。




毓泰的手指摸索,找到了bill的手,双手扣住,掌心熨帖掌心,“bill,答应我一件事。”




bill说,“什么?”




毓泰说,“你先答应我。”




bill说,“要答应什么事都不告诉我?”




“嗯。”毓泰抬起头,看着bill的眼睛,说,“我要你发誓,一定要答应我这件事。”




bill的笑容在唇角一点一滴收敛,专注的,认真的看着少年,说,“好。我答应你。”




毓泰说,“找到蔡国朗以后,你不可以动手。”




bill没有说话,但神情逐渐冰冷。




毓泰紧紧扣住bill的手,说,“不要因为他脏了你的手。”




bill很想说,我的双手,早就已经脏了。但是看着少年澄澈的宛若水晶一般的眼眸,这句话,说不出口。良久,低声说,“……如果公义有用,当年我们就不会分开。”




毓泰说,“当年我们做不到任何事,但是不代表现在也一样,”他抓紧bill的手,虽然只是少年的手掌,却坚定而有力,“你相信我,bill,现在不是当年,我们也不是当初。所以你绝对、绝对不可以用那些手段。”




“我毕业的时候,我要你出现在我的毕业典礼。我会去读大学,我想考法律,当年我帮不了其他小朋友的,以后我一定可以做到。而你,会一直陪我。会堂堂正正的出席我的每一个重要时候。bill,我不要那种垃圾毁掉我们的人生。”




少年的双眸明亮,宛若黑夜中的光。




bill看着这双眼睛。




就像一个徘徊在寒冷夜雾中的疲倦至极的旅人,不抱任何希望的伸出手,却被一只温暖的手握住。




那份温暖告诉他,‘我在你的身边。我也要你在我的身边。我需要你,我不能没有你。’




bill的喉头微微哽住,移开了视线。




毓泰靠在他的身边,蜷起膝盖,贴住了bill。像是一只小猫,汲取人体的温暖。




bill伸出手,把毓泰圈在了臂膀之中。




两人依偎了一会儿,毓泰说,“你不答应我,我就跑掉。”




bill没回答,只是手摸到了毓泰平平的没有二两肉的小屁股,掐了一把。












过了几天,bill带着毓泰出门。




蔡国朗一日没有抓住,毓泰一日不能出门,正是憋得发闷。一坐进车里就发问,“我们去哪里?”




bill将车开出地下车库,说,“准备一份礼物给你。”




毓泰没搭腔。




bill瞥一眼。




小管家公皱着眉,一定又在心算浪费。




bill好笑,揉一把小管家公的头发,“这份礼物,能升值的。”




毓泰好奇,“升值?”




bill点头,“留着可以赚大钱。”




毓泰满意了,表扬bill最近学会勤俭持家,值得鼓励。








一路开车,却是到了流芳街。




毓泰看着熟悉的街景,疑问的看着bill。




bill没有回答,只是牵住毓泰的手,沿着石板坡道,并肩往上走。




走到了坡道平台,绕过了街心花园,站在了那栋楼底下。








毓泰仰头看着楼。




这栋楼,承载了人生中最关键也是最重要的回忆。




他被亲生父母打得差一点双目失明,他被bill拣走,坐在天台上打边炉,看着两块广告牌中,细细的那一道,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海景。




那一线海景,在某个晚上,融化在了炽热的怀抱与不顾一切的深吻,胜过整座城市颠倒灯海的璀璨。




苦海寻觅救赎,孤雏寻觅双臂,他的人生只经过十几年,还很生涩,但这十几年,却只在寻觅一个拥抱。








走上楼,bill拿出钥匙,打开那扇房门。




bill进门,回头看着毓泰,伸出手,将毓泰拉进房间。




房内空荡荡,寥寥几件粗笨家具。




bill说,“这间屋是你的。”




毓泰看着bill,“……你说什么?”




bill抛了下钥匙,说,“虽然很想现在就记进你户头,但是你还有几岁才十八,我问了律师,未满十八的,房产证必须要有监护人名字。我又不是你监护人,”bill笑一下,说,“所以再等两天,等你十八岁,就正式过户给你。”




毓泰眼定定的看着bill,再转头看向阳台。




阳台上,一个肩头刺青的年轻人和一个小男孩,笑闹声犹在耳畔。




bill走到毓泰身后,双手环紧,“……以后你要跑,就跑到这里来。让我可以找到你。”




毓泰没有回头,一眨不眨的看着阳台,直到明亮的眼眸,染上一层水汽。




轻轻一眨。




无色的眼泪,沿着面颊滑下。








曾添守在不远处的面包车里,严密监视。边上有人递来奶茶,曾添都推开,大D安慰他人难免有失误,越发让他愧疚。




曾添咬牙,就不相信这个蔡国朗插翅能飞!只要出现,自己一定抓住他!




大楼顶层。




配电箱的门微微动了动,从内侧打开。




一个因为长久蜷缩而显得伛偻的人影从里面爬了出来。沿着消防楼梯往下走,一丁点动静都能让他神经质的停住。




他抓住栏杆,一阶又一阶往下走。停在了某一层,透过门上玻璃窗张望,见没有住客经过,才推开消防通道的门。




他蹑手蹑脚走在走廊上,停在毓泰和bill住的那一间。整个人都趴在门上,面颊贴住门,眼球滑至眼尾,盯住门板,一动不动的听着门内动静。




直到听见一丝隐约的,少年的声音。




那眼球才动了动。




手伸到胯下,上下耸动,憋出微弱的呻吟声。



评论

热度(85)

  1. 情深深深几许rou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快来人把那个变态灭了啊,我有种不详的预感😢😢